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现金斗地主】_爱赢娱乐网址,注册送体验金官网!

2016-05-31 19:57:46

何谓相济现金斗地主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首存优惠仅需五倍流水 注册就送 存款返1% 周周有返 签到领大奖, 在菲律,澳门 均有实体贵宾厅 赢的开心 玩的放心】

  长吉棋牌官网下注多少菲律宾 赌网

  从外交部“裸辞”后,刘小溪成为了一名自由摄影师,也悄然在网络上“走红”。

  刘小溪体验熊猫饲养员生活。

  刘小溪

  成都人,前外交官,在任期间被派往中国驻墨西哥使馆常驻。但四年的海外生活,她逐渐厌倦了按部就班的工作,毅然决定辞职,“断送”了别人眼中的“美好前程”。

  之后,遵从内心所爱,拿起相机,从零做起,成为一名摄影师。

  远在北京的成都妹子刘小溪没想到,自己一夜之间火了。5月18日晚,一篇名为《美女外交官裸辞:这才是我想成为的姑娘》的文章悄然在朋友圈“走红”,不到一个小时阅读量就破了十万。文章中,作为曾在中国驻墨西哥使馆常驻的前外交官,刘小溪在从外交部裸辞后,成为自由摄影师的经历,让不少“久在樊笼里”的网友欣羡不已,一时间,对于什么时候才有勇气说走就走的讨论,又被重新提及。

  对于舆论场的火热,刘小溪有点措手不及。当晚11点,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上她时,她才刚刚结束一天的拍摄,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没有说走就走的冲动,只是一直都默默在做着自己的事。”语调轻柔也坚定,刘小溪告诉记者,“离开外交部,也绝非因为它不好,而是我想要看看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做外交官时的刘小溪,和西班牙前首相萨帕特罗合影。

  成长

  一路保送,进入外交部任职

  “外交部无疑给了我最好的平台和空间外交部无疑给了我最好的平台和空间。。在外交部工作工作,,最大的收获是使命感和责任感的提升最大的收获是使命感和责任感的提升。”。

  蔚蓝天空,参天古木为树下的两个稚子遮住了漫天阳光,年幼的孩子穿着简单的衬衣,咧嘴露出欢喜的笑容。这是刘小溪最近的摄影作品,已经成为武汉地铁的宣传画。

  干净,这是看见刘小溪本人和她的作品后,记者想到的第一个词。微卷刘海、齐耳短发,眼眸清澈的微笑,尽管已经从外交部辞职,但是得体标准的坐姿以及谈话间优雅的礼仪,还有点外交官的影子,可以看出,她曾经受过良好的教育。

  不能否认,这个成都姑娘从小到大就是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认真读书、真诚生活,中学从成都七中毕业后,升入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高中直接保送到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习西班牙语。在大学里,她一如既往地努力学习,大二那年,她通过外交部人才选拔考试,被提前招录为翻译后备人选。

  “那时候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合格的外交官吧,外交部无疑给了我最好的平台和空间。”翻看刘小溪的履历,记者发现,在结束了大学学业后,她先后就职于外交部欧洲司、外交部新闻司和中国驻墨西哥大使馆。

  “我在墨西哥呆的时间最久。”刘小溪告诉记者,在中国驻墨西哥使馆工作的那几年,她和同事要负责两国之间文化宣传,重要领导人来访等工作,“当时感觉每天都在高强度的学习状态。”

  作为一名年轻的外交官,刘小溪在国际化的平台上见识到了最高端的访问和接待。工作期间,她接待过国家领导人的来访,为国家领导人以及部委的部长们担任翻译。

  谈及在外交部工作的感受,刘小溪微微一笑,她说,她最大的收获应该是“使命感和责任感的提升”。

  “以前认真学习,是因为面子薄,不想因为学习不好被批评,再加上觉得学习确实是最简单的事,因为有付出就会有回报。”刘小溪告诉记者,对比在校园里的学习,她在外交部的工作经历中,却真实感受到了责任感。

  一路走来,刘小溪并不觉得自己就有多优秀,在她看来,好好读书不过是尽了一个学生的本分,而努力工作,也是她必须履行的使命。

  “我觉得我是个安静的人,小时候,我能自己在家里画画,画上一整天。”曾经,刘小溪用深情的笔调写道,生活应该是一种缓缓如夏日流水般的前进,是简单明快的,“这也是我对自己人生的定调,化繁为简,轻快生活。”

  刘小溪在有“天空之镜”之称的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

  经历

  游历17国,成摄影﹃发烧友﹄

  “和外交工作的严肃性和形式感不同和外交工作的严肃性和形式感不同,,拍照时的幸福是具体的是具体的,,市井生活的真实市井生活的真实、、鲜活鲜活,,热气腾腾的人气……热气腾腾的人气……””

  从绘画到摄影“发烧友”,刘小溪的热爱始于偶然。大四那年,刘小溪作为交换生前往古巴留学8个月。在物资缺乏的古巴,她甚至会有饿肚子的时候。然而,另一方面,在她的镜头下,物质的缺少并没有让这个国家变得孤独,她记录下了海滩上随性舞蹈的情侣、阳光下肆意奔跑的孩子、温柔微笑的母亲……

  “你有你的封锁,我有我的快活,”刘小溪说,在古巴的街头巷尾,那浓浓的市井气息,让每位游客流连忘返,那时候,她开始感受到拍照的乐趣。

  直到现在,谈起在古巴的经历,刘小溪仍然充满感动。拿着相机漫步在古巴街头,每个行人都会微笑。一次,一位母亲主动拉住她,想要让她拍张照片。“她说,她这辈子都没用这种相机拍过照,想看看拍出来是什么样。”那一瞬间,刘小溪突然觉得镜头下的画面是有温度的,这就是她对摄影的最初“萌芽”。

  因为工作原因,刘小溪走过很多地方。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加拿大、古巴、美国、墨西哥、希腊、土耳其、巴西……游历了17个国家,但是不管在哪里,换下严谨外交官的外衣,她总是扎起辫子,换上裙子,带着相机到处捕捉抓拍,她希望自己能够记录下旅途中的所有美好遇见。

  时光对记忆的最好馈赠,是刘小溪丰沛的心灵和不断发现的眼睛。她用镜头将瞬间永恒,然后送给更多的人。

  翻看刘小溪的摄影作品,寥寥数语配上明亮温暖的照片,有网友在下面留言称:“感觉时间都静止了。”

  “每张照片背后都有故事,”刘小溪指着一张五彩斑斓的地毯照片,用轻快的语调告诉记者,“在土耳其Cappadocia旅行时,误打误撞走进一个挂满地毯的院落,感觉像是进入了传说中的飞毯国度。”她看见院落的主人从容不迫地在洒满阳光的小院里,编织着精美的地毯。“后来当地人告诉我,在土耳其,会编地毯的小伙比较容易娶到老婆。”

  定格在镜头下的蓝色花朵,刘小溪说,那是墨西哥城的蓝花楹季。宁静、深远、忧郁,在绝望中等待爱情,蓝花楹的花语就像一篇温柔的小说。

  飞机下的云海,层层叠叠。刘小溪说,那是飞机飞过世界尽头乌斯怀亚的上空,绵延的雪山和泛着汹涌浪花的大海尽收眼底。“经过麦哲伦海峡时,阳光突然明媚,云朵在海面上投下影子。我开始脑补麦哲伦船队经过海峡时的壮观场面。麦哲伦一定不会预料到,500年以后,会有飞机这样的‘大鸟’,搭载着乘客从自己曾经历经艰险的海峡上轻巧地飞过。”

  在刘小溪眼中,面对世界时,语言的贫乏,需要镜头来予以隽永。在留下了越来越多的美好后,一颗微小的种子开始在她心中发芽。

  刘小溪的摄影作品。

  离开

  从外交部裸辞,开摄影工作室创业

  “看似乏善可陈的生活中看似乏善可陈的生活中,,依然有着亟待发现的美好。有时候觉得我这种‘呆子呆子’’适合去做手艺人适合去做手艺人。”。

  在看到了更为宽广的世界之后,刘小溪想要寻找生命的另一种可能。

  “外交部的工作为我打开了一个世界,4年的外派工作是一个不断磨合的经历,在这个过程中我提升了视野,但也逐渐清楚,除了外交官以外,生命中还有更多可能性亟待尝试。”刘小溪说,做出从外交部裸辞的决定并不艰难,在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成功者和最想要的自己之间,她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外交部的工作,要求严谨和精准,不能出错,我必须把自己放在一个精神高度集中的外壳中,但是摄影,却有我想要尝试的肆意自由。”在得到父母的同意之后,刘小溪离开了外交部,一下子成为了没有“五险一金”,没有工作和编制的“自由人”。

  没有过多的过渡期,刘小溪欢喜地投入了新世界。四月,她作为旅行体验师参加了为期一周的熊猫饲养员体验项目,回到成都,在熊猫基地体验了一把“铲屎官”。

  “突然觉得生活的格局更宽广了,就这样一直走走拍拍吧。”刘小溪告诉记者,她一直觉得摄影师是一个很微妙的行业,往往一开始都不是专业学习的,直到拿起相机,才知道在光影交错中创作的美妙。“今年,我的一个朋友,也是辞去了报酬丰厚的工作,决定做一名摄影师。我钦佩这种遵从内心渴求,并为之努力的人。”

  离职之后的刘小溪,用自己的积蓄在北京租了一间loft作为工作室。不大的工作室,倾注了她所有的心血,自己手工制作拍摄道具、精挑细选服装配饰,常常半夜还在一边修图,一边想着如何置景。为了要到一个符合夏天复古元素的饮料瓶,她甚至和杂货店的阿姨“磨”了大半天。

  成为摄影师后,刘小溪拍了Dior秀场、时尚博主、眼眸清澈的孩子、幸福微笑的新娘、热爱生活的母亲……她越来越觉得,看似乏善可陈的生活中,依然有着亟待发现的美好。

  “世界再嘈杂,匠人的内心,绝对必须是安静、安定的。”扒了扒汗湿的刘海,刘小溪笑着对记者说:“有时候觉得我这种‘呆子’就适合去做手艺人。”

  结束了和记者的谈话,已经是次日凌晨。简单梳洗罢,刘小溪开始准备几个小时后的拍摄,她在朋友圈里说,“学习布光的时候,会时不时因为光影该如何分布而迷惑。有时觉得人生也像一张照片一样,有光明亦有阴影,才会更加饱满。”

  她喜欢带着相机到处捕捉抓拍,记录行程中的美好遇见。

  对/话

  刘小溪坦然面对质疑声:

  说走就走并非冲动拼的是能力

  “家里得多有钱才能这么任性吧”“这还是‘拼爹呀’”“我也想这么冲动一把,但是颜值太低”……

  面对从外交部裸辞的刘小溪,网友们在钦佩羡慕的同时,也夹杂着些许质疑声。不过,刘小溪对此比较坦然,她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自己并非说走就走的“冲动派”。

  华西都市报:你辞去外交官这样一个普遍认为很有前途、报酬丰厚的工作,网上有一些质疑的声音,说家里很有钱,是这样吗?

  刘小溪:我并不是出自富豪之家,在旅游中也是能省就省。辞职后,我开工作室都是用的自己的积蓄。我并不是那种说走就走的“冲动派”。

  华西都市报:你的裸辞很多人并不理解,是工作上遇到了问题,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刘小溪:在决定辞职前,我是有过长时间思考的,最后确定是真的喜欢摄影,而且有能力靠这个养活自己,绝非是因为想要逃避当时的生活才离开。离开外交部,也绝非因为它不好,而是我想要看看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华西都市报:你并不是专业的摄影师,你何以肯定你的摄影工作室创业能够成功?

  刘小溪:其实我算是“半路出家”,以前学习修片调色的时候,我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感知,常常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整天。工作室刚开始时,没什么名气,每周最多只接到两单生意。为了寻找更多的机会,我报名参加剧组的剧照摄影师,在零下16℃的北京郊区,扛着笨重的器材,一拍就16个小时,直到手脚冻僵,没有知觉……创业确实会遇到很多困难,我也不想父母看见后会担心。我已经长大,要对自己的生活和选择负责。而且,从小我都觉得自己是个自律的人,我相信自己能够对人生负责。

  华西都市报:有后悔和自我怀疑的时候吗?刘小溪:以前因为喜欢,所以不怕失败,后来我也仔细考虑过,最坏的结果,就是重新找工作。但是那又怎样,创业也好,摄影也罢,对年轻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光芒闪烁的游泳池,跳下去的人原本不善水性,所以就算有一天狼狈不堪地爬上岸,你也可以说我学会了游泳。

  华西都市报记者杜江茜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粒子物理世界天朝博彩论坛怎么了(新闻来源:炸金花网上人民币赌博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