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线上赌场】_金道博彩娱乐 官网,A8娱乐城!

2016-05-26 10:39:03

小插曲线上赌场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首存优惠仅需五倍流水 注册就送 存款返1% 周周有返 签到领大奖, 在菲律,澳门 均有实体贵宾厅 赢的开心 玩的放心】

  网络真钱打牌可将走势图上的全冷码列出来开户送钱

男孩“看牙死”系棉球堵气管所致涉事医生仍在岗
昨天早上,孩子父母到顺义刑侦支队希望立案。京华时报记者郑羽佳摄
司法鉴定显示,孩子系窒息死亡。京华时报记者郑羽佳摄

  男童鹏鹏(化名)在顺义区北京首儿李桥儿童医院口腔科看牙过程中猝死,近期做出的尸检结果认定,鹏鹏的死符合气道异物(棉球)堵塞所致窒息死亡。昨天,法官表示,这份司法鉴定是该案主要证据。当天,鹏鹏父母打算依据这份鉴定追究涉事医生的刑事责任,但警方表示,证据不足未予立案。

  □鉴定

  棉球样异物完全阻塞气管

  去年10月23日,邢女士带着还有10天到4周岁的儿子鹏鹏,去顺义区北京首儿李桥儿童医院口腔科看牙。在治疗过程中,鹏鹏猝死。事发第八天,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为心脏骤停,但死亡原因不明。据病历手册记载,事发当天患儿在治疗中哭闹,突然出现屏气,面色苍白,给予吸痰两次,未吸出任何分泌物。

  起初,鹏鹏父母并不愿意进行尸检。邢女士曾对记者说,医院一直未告诉她孩子的死亡原因,“到底在孩子哪个部位动刀了?孩子躺在殡仪馆两个月了,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通过委屈孩子身体得到死因了。”为了弄清此事成因,去年年底,鹏鹏父母终于同意对孩子进行尸检。

  今年3月31日,鹏鹏的尸检结果出来了。昨天,记者看到了这份司法鉴定书,上面显示,据送检材料记载,去年10月9日,鹏鹏以左下后牙疼数月到首儿李桥儿童医院门诊治疗,10月23日再次到该医院口腔科治疗过程中突然出现面色苍白,口唇青紫,呼吸停止,经抢救无效死亡,因案件需要,顺义法院委托鉴定中心进行鉴定。

  鉴定书显示,气管下段及左、右支气管分支处管腔内可见一棉球样异物,完全阻塞气道。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鹏鹏符合气道异物(棉球)堵塞窒息死亡。

  该案主审法官表示,上述司法鉴定是该案主要证据,下一部的程序是进行医疗责任鉴定,但鹏鹏父母认为尸检已经足够证明是医院的责任,因此放弃做鉴定。

  □追责

  未进行责任认定不能立案

  昨天上午9点左右,记者随同鹏鹏父母来到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侦支队。鹏鹏父母认为,司法鉴定书显示是孩子是因棉球堵塞气管导致窒息死亡,应算做医疗事故,所以涉事医生应该承担刑事责任。

  鹏鹏爸爸孙先生称,自从儿子出事后,这已经是第三次来刑侦支队要求立案了,前两次均被民警告知提供证据不足未立案。

  在刑侦支队一层的一间办公室内,鹏鹏的父母将司法鉴定书交给一位民警。10分钟后,此前接待过孙先生的一位民警告知,虽然有了孩子的尸检报告,但这个过程是医生过失造成的,还是意外造成的,是否为医疗事故,需要责任认定,如果法院或卫生局能够认定是医疗事故,才能予以立案。

  随后,鹏鹏父母又前往顺义区卫生局,孙先生将司法鉴定书交给医政科一位杨姓工作人员。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事发后卫生局建议家属及时做尸检,但家属未同意,后经医调委协调,再到法院起诉,“经初步审查,涉事医生的资质是没有问题的,现在鉴定结果已出,卫生局将会调查,并会依法处理”。

  □探访

  涉事医生休息俩月后上岗

  昨天,记者致电顺义区北京首儿李桥儿童医院医务处主任王正海,询问院方是否收到司法鉴定书。王正海表示,医院未收到鉴定书,但对鉴定书的真实性不予怀疑,“将依法处理,等待法院的判决结果”。

  此前,记者曾两次前往顺义区北京首儿李桥儿童医院进行探访。在口腔科有两个门,均在同一侧,相距10米左右,前门上挂着口腔科的牌子,患者从此出入,后门平时不开,只能从科室内打开。事发当天,鹏鹏在口腔科被医生从后门抱到抢救室,从口腔科到抢救室大约200米。

  去年12月25日,记者在邢女士的指引下来到口腔科,当时涉事主治医生没在,另外一名医生告诉记者:“她请假了,已经有两个月时间没见过了。”

  今年4月18日,记者再次来到该医院口腔科,当时涉事主治医生正在给患者看病。当她忙完后,记者询问有关鹏鹏一案的情况时,该医生表示,她不便多说什么,一切事宜询问医院。

  据王正海介绍,涉事的主治医生30多岁,具有多年工作经验。患儿是在医院死亡,医院对家属失去孩子表示同情。这件事对医生的打击也很大,事发后,这位医生打不起精神也不想吃饭,在家休息了两个月。年后,这位主治医生偶尔来上班,因为她是科室负责人,还负责行政方面工作。因医院人手较少,忙不过来时,该医生偶尔会到医院,“判决结果、责任认定还没出来,所以这名医生仍可以在岗工作”。

  王正海还称,事发后,该院紧急召开了研讨会,检查孩子是否患有先天性疾病,口腔内是否有异物等情况。儿童在治疗中会闹,不会像成年人那么配合,因此会存在风险。如果法院判决院方有责任,医院将不会推卸,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走,“如果是医生责任,医院也会按程序走,对医生进行处理”。

  □讲述

  孩子离世消息仍瞒着老人

  鹏鹏一家是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人,鹏鹏上面还有两个姐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小学。孙先生常年都在北京各大工地干活,两年前,邢女士带着鹏鹏从老家来北京打工,事发前是名保洁员。

  邢女士称,事发时,孩子还有10天就过4岁生日了。鹏鹏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活泼开朗。孩子的奶奶很疼爱鹏鹏,他们到现在

  都没敢把此事告诉孩子奶奶,“怕她知道后受不了,打算瞒一天是一天”。

  距离鹏鹏去世已过去半年多,对于这半年的生活,邢女士称,儿子去世后,她把在顺义租的房子退了,孩子的爸爸回了老家照顾老人和两个女儿,她一直住在天津姑姑的家中,“我过年也没有回去,家里的老人和女儿问起来,我都会告诉他们我跟儿子在一起,因为太忙才没有回去”。

  对于今后的打算,邢女士称,她希望给儿子的死讨个说法。

  孙先生称,孩子去世的第二天,医院代表将遗体送到顺义区殡仪馆。在殡仪馆内,他们夫妇都很难过,一度瘫坐在地。此后,他还去过殡仪馆两次,“尸体停放一天50元,我自己交过一次3000元钱,医院也交过费用。”

  ■事件回放

  去年10月9日,邢女士带鹏鹏到李桥儿童医院口腔科看牙。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鹏鹏牙龈化脓,需要在牙龈处割个口,把脓挤出来。一周后,鹏鹏到医院换药,医生表示脓已经排出。

  因鹏鹏的槽牙上有两个窟窿,10月23日上午9点左右,邢女士再次带孩子到该医院补牙。邢女士称,孩子与前两次一样,哭闹不止,拽着她的手不愿进治疗室。她想陪孩子进治疗室,遭到医生拒绝。

  邢女士介绍,5分钟后,她听到鹏鹏大声喊叫“阿姨,快放开我。”她出于担心便冲进了室内,看到孩子被四五名护士按着胳膊和腿,医生又将她推出门外。又过5分钟,再次听到孩子大叫“妈妈,我怕。”邢女士回忆,她再次冲进屋内被赶出,此后没有听到孩子的声音传出。

  邢女士说,几分钟后,她听到一家长说看见医生抱着一个男孩从后门出去了,“我推开治疗室的门,看牙的医生和孩子都不见了,我多次追问护士得知,孩子被送往急救室抢救”。邢女士跑到急救室,11点10分被告知,孩子已经离世。

  事后,鹏鹏父母将医院诉至法院,要求医院承担医疗损害赔偿责任并赔礼道歉。去年12月25日下午,该案在顺义法院开庭审理。庭审当天,鹏鹏父母出庭,李桥儿童医院医务处主任及代理人出庭。

  庭审中,邢女士不时失声痛哭。庭上,因涉案的主治医生没有到场,邢女士多次情绪激动指责对方,“3次给鹏鹏看病的主治医生为什么不出庭?我想让她亲口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庭上,李桥儿童医院表示,孩子在医院的死亡是事实,院方对家属的遭遇深表同情和惋惜。事发后,医院及时报警,向主管机关通报。孩子突然死亡是意外事故,“家属一开始不愿意做尸检,所以死亡原因还不清楚,如果检验后确定是医院责任,医院愿意承担赔偿责任”。

  京华时报记者郑羽佳

  使成熟的人真钱棋牌游戏平台(新闻来源:麻将真钱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