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真钱棋牌游戏注册送现金】_新用户注册送3元,怎么开赌博网站!

2016-05-28 15:53:12

我一定要再去一次真钱棋牌游戏注册送现金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首存优惠仅需五倍流水 注册就送 存款返1% 周周有返 签到领大奖, 在菲律,澳门 均有实体贵宾厅 赢的开心 玩的放心】

  西班牙最大博彩公司排名生活的重担百家乐必胜操作法

资料图

  昨天上午,因演唱《新货郎》《乌苏里船歌》而被观众所熟知的民歌演唱家郭颂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无论是《乌苏里船歌》的悠扬还是《新货郎》的亲切,郭颂的去世都令听众和圈内人伤心不已,歌唱家吕继宏表示:“无论是做人还是歌唱,老爷子都是无可挑剔的。”

  住院五年安详离世

  京华时报记者从郭颂之子郭小良处获悉,郭颂因反复发烧肺部感染以及高血压、糖尿病等并发症,住院已经有五年,昨天病情恶化,没有了意识,走得很快、很安详。郭颂追悼会将于5月21日上午10:00在北京解放军305医院八宝山生命礼仪三零五服务处举行。

  据了解,郭颂1931年出生于辽宁沈阳,由于从小在民间艺术京剧、大回落子、唐山驴皮影、二人转、单弦等熏陶下长大。中学时代便显露出音乐才华,参加独唱、担任大合唱指挥,也唱东北大鼓、河南坠子。1950年高级职校毕业后成为中学音乐教员。1961年到上海声乐研究所学习声乐。郭颂以演唱东北民歌著称。他因演唱《新货郎》《乌苏里船歌》等脍炙人口的作品为观众所熟知,将黑土地民歌艺术成功地引领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一生创作演唱了50余首作品。

  因《乌苏里船歌》起纠纷

  在郭颂演唱的众多民歌中,观众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乌苏里船歌》,经他创作与演绎的该歌曲,传唱了多年经久不衰。但是,这首歌也成了郭颂心中的一大憾事,据悉,郭颂创作这首歌一心想推广北方民族艺术,表达赫哲人原始情怀的,但是却被赫哲族人说成侵权。为此,郭颂一下老了很多。尽管最后这场官司的结果是著作权归郭颂和另外两位合作者,但必须标明是根据赫哲族民歌改编,郭颂还是觉得委屈,他认为几小节相似的旋律,损害的是他一生名誉,这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

  □业内追思

  龚琳娜 他唱东北民歌最对味儿

  龚琳娜第一时间在微博上寄托哀思,她说:“我是今天上午听说郭颂老师是在清晨7点钟去世的,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心里都非常难过,郭颂老师是东北民歌的传承人,是把东北民歌像《乌苏里船歌》这样的歌曲演唱得最对味儿的,至今没有人能够接他的班,郭颂老师把东北民歌唱得如此的深入人心,现在郭老师走了,我觉得我们年轻的歌者应该接过民歌传承的责任,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我也希望在这条路上有很多人一起,把中国的声乐传下去。”

  刘和刚 将翻唱郭颂作品寄托思念

  与郭颂同为东北人的歌唱家刘和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在1994年就认识郭颂老师,因为我的老师和他关系特别好,所以曾经把我引荐给郭颂老师跟他学习,得知他去世的消息我心里挺难受的。”

  刘和刚称:“郭颂老师的演唱是独一无二的,他演唱的所有作品像《乌苏里船歌》《新货郎》等都缘于对东北黑土地的热爱和喜欢,他把东北的地方戏加入了音乐的元素再重新改编、创作,唱出了独有的韵味。”刘和刚称:“郭颂老师曾对我说过,希望我把他演唱的歌曲重新翻唱录一个专辑,如今老爷子去世,作为对于他的感恩、纪念和发扬,我会做这件事情,把他的音乐传承下去。”

  吕继宏 一句一句教我唱《丢戒指》

  吕继宏称:“今天得知郭颂老师去世的消息,我的脑子里总有他叫我小继宏、小继宏的声音。我认识郭颂老师很多年了,他是一个业务上很较真的人。我记得有一次我和他担任青歌赛的评委,有一个男高音他觉得特别好,他就反复跟我说。其实郭颂老师并不认识他,只是因为觉得他是个人才。还有一次我要学习东北民歌《丢戒指》,郭颂老师知道后不仅把录音和歌片给我带了过来,还一句一句地帮我抠细节。”

  吕继宏说:“在我心里他就是一个特别年轻的人,爱唱、爱说、爱开玩笑,特别平易近人。”

  郁钧剑 曾合唱《我和我的祖国》

  郁钧剑与郭颂相识近30年,得知郭颂去世的消息,郁钧剑很难过:“他病了好几年了,在他生病前的最后一年,他还参加了我组织的百花迎春联欢会。”

  郁钧剑称:“郭颂的演唱非常有代表性,他是民歌演唱标杆式人物,每年百花迎春联欢会都会邀请他来参加。我记得最后一年的百花迎春我组织了一个十大男高音一起演唱《我和我的祖国》,郭颂、蒋大为、吕继宏等一共十个人一起演唱,之后他就生病了,再也没有一起参加过演出。”

  李盾 郭颂生前想用音乐剧形式推广东北民歌

  作为郭颂多年的朋友,音乐制作人李盾称:“我记得1987年,我还没有看过音乐剧的时候,郭颂老师就对我说,想做一部具有民族特色的音乐剧作品,叫《扭秧歌的人》,他希望通过音乐剧的形式,让东北民歌走上更加国际化的舞台,但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没有做这部作品,所以知道他去世的消息时,我觉得特别内疚。郭颂老师1987年和我说的关于音乐剧的一些看法,在今天看起来还是那么有价值,这就是他对于音乐的理解与众不同的地方。”

  京华时报记者 杨杨

  如果你打赌黑格斯质量低于130京电子伏网上赌博有好的吗(新闻来源:手机版本的赌博真钱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