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天天博彩网】_怎么看百家乐的路,皇冠网平台租用!

2016-05-31 23:57:08

想中奖天天博彩网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首存优惠仅需五倍流水 注册就送 存款返1% 周周有返 签到领大奖, 在菲律,澳门 均有实体贵宾厅 赢的开心 玩的放心】

  赌博注册送10元体验金这样的情况下香港足球博彩网

苏中根据地反“清乡”:游记队员伪装菜农手刃汉奸

  1943年初,汪伪政府与日寇发起对我新四军苏中根据地的“清乡”活动后,为集中力量打击敌人,根据上级指示,芦港区游击队和其他几个游击队合并在一起,组成如西县独立团,作者任中共如西县独立团第2营第2连指导员。

  为打破日伪的“清乡”,他们采取多种斗争手段,灵活运用策略,长期坚持斗争,取得了反“清乡”战斗的一个又一个胜利。

  手刃维持会长

  “清乡”活动开始时,江苏如皋市搬经据点有一个姓程的维持会长,原本是街上的一个混混,日本人来后,他投靠日伪成为汉奸,催粮要草、欺压民众,无恶不作、民愤极大,我们几次化装侦察都扑了个空。研究来研究去,我们决定借用卖青菜的办法混进据点,将他的藏身地点弄清。

  一天早上,我和排里的老陈同志扮作叔侄俩,由我挑着一担青菜来到搬经的大街上。一会儿,只见一个伪军司务长走过来,旁若无人地说,这菜皇军爱吃,我们统统包了。

  我们跟着他来到敌营房,伪司务长听我们是当地口音,于是放下心来,对我们说,这里吃饭的人多,有菜可天天送过来。此时,我往厨房里卸菜,老陈在外面边抽旱烟边与这个司务长拉起家常。说着说着,他很随意地问道:我们庄有一个程会长的远房亲戚,几次到这儿来都未见到他,难道程会长又高升了?伪司务长说:“这小子是狗改不了吃屎,除了进如皋城去嫖,这里哪能待得住?”

  菜过了秤,我们出了营房,来到路西旁的一个卖香烟的小摊子,这是我们部队设的地下联络站。对上暗号后,摊主随即告诉我们,看到过伪维持会长去过离这儿不远街西头路南面的一处院子里。装作逛街,我们又到街西边查看了一番,将来去的线路全摸清。

  吃过晚饭后,看天全黑下来了,我便带着两个短枪队队员赶来这里。由于白天已踩过点,将匕首插进门缝,轻轻一拨门栓,院子的大门就开了。3个人悄无声息地走到里面,见只有东边的一间屋还亮着灯。我用匕首将门闩拨开,3个人闯了进去。见到我们,伪会长吓得“啊”的一声惊叫,下意识地伸向枕头下想掏枪。此情此景,我一个箭步扑上去,将他解决了。

  当我们返回露营地时,发现其他同志也外出锄奸了。第二天早晨,同志们陆续回来,大家一算,昨夜我们共除掉了8个作恶多端的伪维持会长。

  进碉堡杀日寇

  为支持4分区的反“清乡”斗争,根据苏中军区的指示,我所在的苏中军区3分区成立了一支60人的短枪队。当时,作为连队领导,我带了7人加入4分区,再赶往海门县三余镇,任务是要以游击战配合那里的地下党组织,杀敌肃奸。

  我们在当地一名交通员的带领下到达海门县三余镇,这里的伪乡长是我地下党联络站站长。我们一行人来到这里的伪乡政府时,一进屋,陈乡长就忙地赶上前来,紧紧握住我的双手。接着,他向我们介绍了现时三余镇日伪军驻守的情况,说东边的六甲和西边的四甲虽说都驻有日军,但六甲仅有8个,四甲也只有18个。而更为巧的是,今日三余镇上的敌人,在早晨就下乡“扫荡”了,堡垒里只剩下看家的5个人。同时他又告诉我,当天下午他要送两头猪和两担菜、一担鱼进去。面对如此好的机会,我便简单地作了战斗动员,对5名同志进行了分工。

  我们一行6人化装后随即赶往据点。当时,身穿杭绸大褂的陈乡长走在前面,我扮作推小车的车夫,车上面绑着两头猪;另外4名同志扮成挑夫跟在后面。

  午休时刻,陈乡长带我们进入据点大门。由于他和敌人很熟,两个持枪的哨兵挥挥手便让我们进去了。来到院子一看,这里共有3个日本兵,两个穿着白褂子正在拣菜洗菜,一个小队长模样的军官坐在一张方桌前喝茶。

  我们将猪从车上解下,将菜担、鱼担送进厨房,见敌人没跟进来,我便发出了动手的暗号。

  我们向外走去。走在中间的我见陈乡长正陪着那个日军小队长模样的人在喝茶,便装作打招呼来到小队长背后,乘他举杯喝茶之际,拔出刀猛一下就从其后背捅进去,由于位置未拿捏准,刀口刺偏了,我身后的一位同志立即补了一枪将他击毙。

  大门外的两个同志听到枪声,知道我们已动手,乘两个哨兵向这里探头观望时,迅捷地扑上去,一人一个,用匕首将他们解决了。

  院子里剩下的两个敌人,惊愕片刻,吼叫着向另外两个同志扑去。我见此情景,顺手抄起一挺敌人的轻机枪,手扣扳机,“嗒嗒”一个连射,一下又将这两个日本兵解决了。

  参加高明庄伏击战

  1943年冬天,我们被调回如西。当时,3分区的司令部设在高明庄。一天夜里9点多钟,我们独立团移营到高明庄北部的张楼、冯东。我们在庄中的大操场上休息时,作战命令就下达了。原来,据内线报告,如皋城的敌人明天就要来进犯高明庄,调我们来,就是要配合老二团在这里设伏,以游击战消灭敌人。

  为组织这次战斗,军分区早已作了准备。我们也进行了轻装,将棉被、大衣全交给后勤人员保管;为便于夜间联络和作战,每人除发了一条新毛巾外,又各补60发子弹、4枚木柄手榴弹。下半夜时,按照作战计划,我们来到了高明庄南面,全部悄无声息地埋伏在这里的河坎上。

  天色微明,庄东头走来了一队日本兵。前头的两个日本兵被我们击倒后,埋伏在庄北边的老二团和南面的独立团,一齐向敌人开了火。敌人眼看着两次冲锋未能突进庄,便从后面调来了掷弹筒。为避免损失,我们迅速后撤。敌人便在这时冲进庄来。进庄后,他们先是挨家挨户搜查,未找到一个老百姓,又没有发现新四军的影子,便点火烧起房子来。

  眼看着老百姓的房子被烧,战士们的眼都被气红了。我们瞅准目标,对那些在庄中到处奔走点火的敌兵,见一个打一个,未被击中的敌人只好躲到屋子和院墙后面向我们开枪。

  太阳快落山时,敌人在机枪的集中掩护下,成一路纵队向西突围。这时,分区领导派人送来紧急命令,让我带领所在的4连2排赶到西面的小蒋家岱,阻击赶来接应的敌人。

  经过半小时的急行军,我率领全排43个人赶到庄东头,察看地形后,便与许排长商量,决定将人员分成四个组,我带两个组以河坎作战壕,正面进行阻击。他带两个组埋伏在敌来路的南河沟里。双方约定,一旦我们这边开枪阻击,他们便从背后偷袭,将敌人围在中间打。

  我刚将部队布置好,只听“叭”一声,突如其来的一枚子弹就将我的军帽打翻了。顺手一摸,鲜血正顺着面颊流下来:一大队日伪军已向我阵地冲来。

  我顾不上包扎,命令战士们开火。由于我们先行占据了有利地形,敌前后两次冲锋都被我打退了。后来,敌人集中了机枪、掷弹筒猛烈射击。见敌人火力太猛,我心生一计,让两个战士将4顶军帽放到掩体前面的四个坟头上,乘他们再一次集中火力向那儿射击时,带着4名战士撤了下来,从南面绕过小河沟,匍匐迂回到向我主阵地进攻的敌人侧边,群枪齐发,一下就打死了4个日本兵。

  枪声吸引了日军,他们掉头又向我们这边开火。我随即带着这4名战士再次后撤,从东面转到北边。这里,3个日本兵正伏在河坎子上向我方坟头上露出的军帽射击。我和两名战士爬行到他们背后,3个人一人一个,将他们解决了。

  半个小时后,我们的大部队赶到,敌人见增援不成,自己又有被消灭的危险,只好又从原路退了回去。

  这一战,我们以43人的微弱兵力阻挡了二三百日伪军的数次进攻,打死鬼子7人,打伤1人,缴获机枪2挺,掷弹筒1个。整个战役,我们无一阵亡,仅有一名受轻伤。

  (文章选自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辑的《亲历者说———中国抗战编年纪事》,文章刊用时有删改)

  做出博彩的记录注册送彩金棋牌(新闻来源:开儿童娱乐城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