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网上赌钱大赢家】_信誉好的现金棋牌网站,博彩现金优惠!

2016-05-28 13:48:53

这才是决定你是否够资格将博彩视为事业的分界线网上赌钱大赢家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首存优惠仅需五倍流水 注册就送 存款返1% 周周有返 签到领大奖, 在菲律,澳门 均有实体贵宾厅 赢的开心 玩的放心】

  娱乐城那个好轮盘赌的人气暴涨最好的真钱游戏平台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在美国中情局(CIA)神秘光鲜的颜面上,2004年曝光的阿布格莱布与关塔那摩监狱虐囚丑闻,怕是一道难以抹去的疤。直肠喂食、水刑等令人作呕的手段被CIA用来审讯恐怖嫌犯,其细节被记录在一份6700页酷刑报告中,并于2014年公布其中525页纲要。本月16日,美国调查记者迈克尔·伊斯科夫发表独家报道,称原本该为CIA品行负责的中情局监察长办公室竟将其保管的唯一一份CIA酷刑报告销毁,而理由是“误删”。虽然中情局表示,另有一份完整版报告保存在其总部地库,但美国媒体都明白,CIA有多希望这份罪行记录能永远消失。多年来,围绕是否公开剩下6200页报告,华盛顿“暗战连连”。打得越久,历史越难忘记美国在道义上的闪烁与纠结。

  “这是个疏忽”

  对迈克尔·伊斯科夫而言,2005年5月9日是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他参与完成的揭批关塔那摩监狱虐囚丑闻的报道见诸美国《新闻周刊》,虽然虐囚丑闻2004年就开始曝光,但在伊斯科夫的报道中,美国政府消息源首次承认了虐囚的存在。在那之后,伊斯科夫坚持做调查报道,也曾因“报道空间有限”换过东家。16日,改投“雅虎新闻”的他再次以虐囚为主题发表独家报道:“参议院虐囚报告朝着消失更进一步”。

  依据伊斯科夫的报道与其他美国媒体的描述,事情是这样的:2005年,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启动对虐囚丑闻的调查,于2012年形成长达6700页的《中情局羁押和审讯调查报告》,认定CIA的审讯方式比他们自己承认的粗暴得多。包括禁止睡觉、囚禁在狭小空间、实施人身羞辱、动用“水刑”、强制在嫌犯直肠中注水灌食等。而媒体报道的一些案例触目惊心,囚犯被禁止睡觉180小时,一名囚犯被关进木箱中长达11天,还有囚犯在冰水中站立66小时。在已知119名囚犯中,至少有39名受到过虐待。

  作为报告幕后推动人,时任委员会主席的民主党女议员范斯坦原本希望公开报告全文,但因遭其他政治势力极力反对,最终于2014年12月仅公布525页纲要。此后,“公民自由联盟”等美国人权组织依据《信息自由法》要求政府公开全部报告内容,范斯坦显然无力做到,但在她推动下,美国联邦行政系统每个部门都收到一份6700页报告的完整副本。范斯坦从主席位置上退下后,继任的共和党议员伯尔坚决要求各部门将报告副本返还国会,并推动美国司法部向各部门下通知,不要打开阅读酷刑报告文件。本月13日,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驳回人权组织诉求,让人明白其中玄机——如果酷刑报告变成行政文件,依据《信息自由法》就要公开,但如果它是国会文件,就不得公开。

  在此背景下,伊斯科夫援引多名情报系统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负责监管CIA行为的中情局监察长办公室竟然早在去年夏天就把其唯一保存的酷刑报告“误删”了。当时代理总检察长夏普利拿着载有报告的硬盘向该办公室网站上传报告,完成后依操作惯例销毁了硬盘。而该办公室其他人员接到司法部“不得打开文件”的通知后“误以为是要求删除”,便把报告删除并销毁了。不久前,CIA监察长办公室接到司法部要求妥善保存酷刑报告的通知,这才发现它没了。他们的对外口径是,这是“疏忽”,是“意外”。

  消息人士称,CIA早就把这场“意外”私下通知了美国司法部和伯尔执掌的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但谁都没声张,连范斯坦都不知情。据美国“国会山”网站报道,被蒙在鼓里的范斯坦得知副本被删后,于13日致信CIA局长布伦南,要求他重新向中情局监察长办公室提供一份报告副本,并称“你快速反应才能打消我‘此事不只是意外’的疑虑”。

  “比启斯东警察更蠢”

  “什么?”“天哪!”16日,“沙龙”网站等美国媒体在转载伊斯科夫的独家报道时在标题上加上了拟声词。同样这么做的还有俄罗斯电视台与伊朗PRESS TV。此外,当日报道此事的媒体不约而同的做法是,在标题中给“误删”打上引号。

  2014年12月9日,奥巴马在公布虐囚报告纲要的演讲中向世界展示了他“把坏事变好事”的能力,称“有种力量让美国与众不同,那就是我们愿意直面我们的过去,直面我们的不完美,然后做出改变,做到更好”。但伊斯科夫16日的报道让美国的“诚实形象”再遭质疑。德国新闻电视台17日说,CIA人员“不小心”删除了报告的电子文件,又“不小心”毁掉了硬盘,所有的错误都是“意外”,这的确让人感到意外。德国全球新闻网说,CIA是全球最专业、技术水平最高的情报机构,一份文件被删,难道还无法恢复吗?

  纽约城市大学教授道格拉斯·考克斯说,这种事发生在中情局监察长办公室“是令人震惊的”,“这个机构原本应该为CIA的诚信负责”,现在人们只想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默片时代,好莱坞启斯东制片厂推出该公司招牌喜剧形象“启斯东警察”——一名身着特大号制服,驾驶一辆随时会翻的汽车,动不动就参与疯狂追捕的滑稽警察。伊斯科夫说,情报系统消息源对他说,CIA监察长办公室犯的错“比启斯东警察更蠢”。 国际人权组织负责人克里德尔说,CIA真正想要的是,把这些黑材料从历史中彻底移除。

  “我向你保证,我们还有一份拷贝”,伊斯科夫称,CIA发言人迪恩·博伊德在写给他的邮件中表示,CIA不便在当下氛围中公开评论监察长办公室误删报告事件,但他强调另有一个包含完整报告的硬盘存在CIA总部地库里。美国“沙龙”网站评论称,CIA做出了无比尴尬的解释,更凸显CIA监察长办公室的极度无能。

  “我爱死它了”

  “谁会乐意让自己不光彩的历史见光呢?”17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认为,中情局决心掩盖自己的罪行,不希望虐囚报告公开并不令人意外。美国国内也有很强的反对声,认为公开报告损害美国的脸面。金灿荣说,依据美国的政治设计,联邦行政机构应在总统与国会双重领导之下,但实际操作中,联邦行政机构独立性相当高,尤其是情报系统更容易变成独立王国,难以监管。

  “我们还能了解到反恐战争中中情局虐囚的全部真相吗?”美国“理由”网站16日用这样的标题报道虐囚报告被“误删”事件,似乎想表达一种情绪。在“雅虎新闻”网站伊斯科夫的报道下面,美国网民的留言超过1900条,他们中有人说,“政府显然是在掩饰”,有人说“伯尔只是工具”,有人搬出杰斐逊、华盛顿等前总统的言论,要求奥巴马政府彻查掩盖真相的人,不论其位多高权多重。网民“艾伦”还贴上1963年12月22日《华盛顿邮报》A11版的文章,文章作者是美国前总统杜鲁门,文章主题是“限制CIA的权力”。

  分析人士说,虐囚报告在美国政坛已演变为一场“幕后斗争”,夹杂着党派和个人利益,而包括克里在内的国务院高层不愿公开,是因担心这样做会更加激怒伊斯兰极端势力。伊斯科夫则说,虽然小布什政府与奥巴马政府在压力之下都已明确禁止使用所谓的“强化审讯手段”,但目前参选总统的特朗普不这么想。今年4月的竞选活动中,有人要求特朗普评论CIA的“水刑”,特朗普说,“我爱死它了,爱死它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有比水刑更强硬的方式”。

  【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特约记者 张朋辉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刘洋 柳玉鹏】

  小败在线娱乐场(新闻来源:内丘县篮球队